如何处理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
发布时间:2009-08-19  作者:  浏览次数: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就是这些复杂关系中的一种。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我们每天都要遇见的事情,是人生必修的课程之一。大名鼎鼎的戴尔‘卡内基就是专门教大家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大师。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被多次Ml译成中文,例如(人性的缺点》、《人性的优点》等。我个人就曾经从卡内基的作品中获益匪浅。

卡内基是大众的导师,他的作品中没有关于如何处理研究生和导师这一非常具体而特别的关系的讨论,再说,美国的文化背景和中国的也不一样,全盘照搬也不一定合适。现在我们很少讨论学生和教师之间的关系,原因可能是我们中国人对师生之间的关系早有权威性的说法,尽管己经不合时宜了,可是不好随便更改。有一句近乎成语的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大家不要以为这句话只是规定学生对老师必需像对父亲一样恭敬,其实也是告诉老师,对学生要像对自己的儿女一样的尽心竭力。社会在飞速地变化,到了今天,我们的学生在老师面前还像儿女一样吗?反过来,老师在学生面前还像父母一样吗?当然都不是了。那么,研究生和导师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我个人认为,大家应该是真诚的朋友。导师应该把自己的看法如实地告诉研究生,研究生也应该一样,大家坦诚相待,我个人从教多年,带研究生也有不少年头,深感处理和研究生之间关系的困难。有人要问,你是导师,学生都要听你的,何难之有啊?要知道其中的困难,大家听我慢慢说来。

先说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前不久,大概就是2006年的9月份,在物理学院的论坛上有研究生发表评论批评导师,大意是说自己给导师当牛做马,而导师只把自己当作劳动力使唤,很少指导自己,发的补助费也非常少。对于这个批评,有的研究生附和,也有人反对,也有教师发表评论批评这种说法。我不想评论这些议论的对错,只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们先从学生的批评说起。归纳研究生对导师的不满,大概有四条:导师招很多学生,对学生指导不够或者不指导;导师的水平很低,起不到指导作用;导师不给或者少给学生补助费;导师的人品很差。导师作为一群普通的人,以上这些问题肯定或多或少是存在的,我也都曾经听说过或者遇见过。这些问题在有些学校多一些,有些学校少一些,我不敢断言在北大所有的情况,至少在物理学院,虽然导师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以上的情况不具备代表性。

尽管如此,教育界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还是要稍微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先说导师的水平低的问题。导师水平低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传统的因素,一个是政策的因素。传统的因素体现在论资排辈,一般说来,只要大学毕业以后在大学找个工作,最后总是可以当个教授,最不行也是个副教授。当然现在本科毕业在大学找工作已经不容易了。政策的因素在中国体现得特别奇怪和有趣,今天政策说要提拔35岁以下或者40岁以下的人,年轻教授和副教授的多少成了衡量一个学校好坏的标准之一。如果你的运气好,刚好碰上这一拨,即使你的水平不够,也能成为教授或者副教授。由于传统和政策在作怪,使水平不够的人成了导师,这样的导师当然不能很好地指导学生。这个问题我们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有寄希望于政府,使科学回归科学。

第二个问题是导师的人品差,这个和第一个问题有些地方是共同的,水平不够却要指导学生,在有些事情上自然表现得差一些,但也有不同的地方。学生对于导师人品不好十分敏感,可能起源于对高级知识分子的期望过高和对师道的认识,或者是媒体和文学作品对他们不全面的宣传和描写。客观地说,一个人的学问和人品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可能十分高尚,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也可能十分崛靛。对于这一点,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谁让教授也是人呢?那么同学们要问我,遇见这样的人怎么办,岂不是只有任人宰割了吗?其实也是有办法的,当你发现你的导师人品很差时,第一个办法就是另找导师,其他学校我不知道,北大是允许大家另找导师的。如果不能离开,碰见十分不合理的事情应该据理力争,或者找有关领导部门解决,学校也是可以说理的。当然,最好是在人学前就对导师有所了解,这样就避免了以后的麻烦。

第三个问题是不给或者少给研究生补助费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导师的确很吝音,有钱也不愿意给学生;另一个则是导师的确没有钱。对于第一种情况,如果他()的行为虽然吝裔,但是并没有违反学校的有关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例如,过去在物理学院有个规定,导师要补助研究生每月0150元,大部分导师都给研究生150元,也有给n十元的,也有不给的。这种情况,无论是学校或者学生,都不能说导师什么。另外一种情况则比较复杂。十多年前,导师是不负责学生补助费的,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研究生的生活补助一律由学校发给。后来,国家扩招研究生,可是并不给大学相应的经费,大学怎么办?学校也没有那么多钱,于是把责任下放,让导师负担一部分研究生的生活费用,而巨越来越多。据说以后研究生的学费也要由导师缴一部分,如果这样,问题会更多。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导师的确没有足够的钱给学生,要同学们清楚地了解这种情况,我们还要从大学科研经费的情况说起。

我发现到目前为止,还有不少研究生以为导师的科研经费是学校下拨的,这实在是对大学科研情况不了解所致。早在十多年以前,国家或者学校就不给大学的研究人员下拨科研经费了。那么,大家的科研经费从何而来?都是要研究人员自己向各个部门申请。以物理学院的情况为例,我们主要从以下几个部门申请科研经费:国家基金委、科技部、教育部、国防科工委、北京市有关部门,也有从其他部委和部门申请经费的,但是很少。如果从以上部门申请到科研经费,导师或者说研究人员可以按照规定自己支配。有些同学要问,国家不是有“211工程”、“985工程”等项目给钱吗?的确是这样的。但是,这些钱只能用来购买设备和相关花费,导师不能自己支配。那些可以自己支配的钱是不是可以随便发给研究生?也不是。导师申请来的经费,依照规定,有些项目有5%可以发劳务费,有些项目则是10%,如果是开发类型的项目,就是受人委托,研究结果可以用来直接赚钱的项目,可以发劳务费的比例会更高一些。可是,劳务费本来不是用来发给研究生的,劳务费主要是给研究人员的报酬,有些项目需要聘请一些临时研究人员、临时工,这时就要用劳务费支付工资。今年开始,学校为了解决导师给研究生发补助费困难的问题,在研究经费里面可以用大概5%发给研究生,名日“助研费”。

现在以我自己为例,来算算经费中有多少可以发给研究生。我今年得到一笔10万元的经费(每年有10万元就很不错了),劳务费1万,助研费5000,就是说,劳务费找一分钱不用(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可以有1.5万元发给研究生。按照每个博士研究生每月发500元,可以发给3个学生。我的学生不多,现在有5个,他们都是5年制的博士生,我每年平均招收约1个研究生。还有2个研究生的补助费怎么办?

还有两种可以发给研究生的费用,一是论文奖励费,学校最近几年对每篇被SO收录的论文奖励4000元,影响因子高一些的6000元,这个钱是可以发给研究生的。但是这个钱有个问题,不能平均发给大家。如果一个导师有几个研究生,有人发表了论文,有人却没有,如果平均发,肯定有人觉得不公平。这个如何处理,当然是导师自己的事情了。另一种可以发给研究生的经费叫做“发展基金”。何谓发展基金?这又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十多年前,如果研究人员申请到了经费,任务完成后还有剩余,则剩余的钱被归人发展基金,这部分钱可以比较灵活地使用。那个时候,只要任务完成,剩余多少,给钱的单位并不干涉,所以,有些研究项目可以剩余很多的钱。随着市场经济日益发展,现在的研究经费已经不能这样用了。有些项目可以有剩余,但是有规定的比例,有些项目则不能剩余,结题时有审计部门审计。市场经济吗,就是这样,如果你剩余多,则说明你的研究项目不需耍这么多钱,我为什么要给你那么多?最近几年,我们可以得到的发展基金越来越少。

以上我们算了可以发给研究生的钱,有些导师的钱多一些,有的则少一些。所以,有些发给研究生的钱比较少的导师可能的确没有钱,碰见这种情况,研究生不应该埋怨。如果你的家境不好,可以找经费比较充裕和大方的导师,如果你家里有钱,当然可以不在乎这个。这些最好在选择导师的时候就问清楚,当然,导师也有责任对学生说明白。

有些人会问,导师申请不到钱还招什么研究生?这的确是个很好的问题,但是又非常复杂。国家和学校既然让导师发给研究生生活费,就要在相应的政策上有所体现,例如,科研经费多给一点,有比较大的比例可以发给研究生,可是,这些政策却没有,所以很多矛盾都是政策造成的。还有,现在科研经费的申请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不要说评审和资助的过程不是十分公平,就是很公平我们也不能保证每年都有经费进账,这么多研究人员,国家科研经费的数量有限,竞争十分激烈。拿我自己来说,近年来虽然每年都有科研经费进来,但是我不敢保证以后每年都有。有人把科研经费的多少和导师水平挂钩,我实在不敢苟同。研究经费的中请有相当的程度是社会活动,这一点国内外都是一样的,有些研究人员却不善此道,但不能因此说他的水平不够。

有人可能会说,没有钱就不要招了嘛。大家要知道,研究生扩招以后,导师的人数不够,如果钱少的导师都不招研究生,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容纳那么多的学生。据我所知,有些导师的确不愿意招收研究生,可是却不得不招。研究生招收的数量是国家规定的,少招几个可能没有什么问题,少招多了,国家可能不允许,想读研究生的同学也不愿意。

有些同学要问,国家每年也给学校下拨研究生的人头费啊。的确,国家每年给每个研究生的人头费大概有1万元左右,这个大概就是当前研究生收费标准的依据吧。这些钱学校都用来给研究生发生活费和住宿补助等。前几年每个研究生导师每年可以得到大约150元左右,这几年干脆一分钱都没有了,话说回来,就是有了这150元又能干什么?

最后我们分析导师四大罪状中看起来比较麻烦的一个,即导师招很多学生,对学生指导不够或者不指导。关于这一点,和前面几点不同,我们先给出答案。我赞同有些老师的观点,如果你知道导师的研究生太多,就不要选他做导师,如果已经选了,可以换导师。其实,能招很多学生的导师,一般来说都还有些本事,否则他()没有那么多的研究经费,也不能给研究生补助费。从我自己的观点来说,导师不能招收研究生太多,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和精力之内。对于每一个研究生,导师都应该悉心指导,尽到导师的责任。其实,北大研究生院早有规定,每个导师每年招收研究生不得多于3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有些导师可以有那么多的研究生。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严格按照学校的规定办事就可以了。麻烦又出在我们中国经常是有法不依,有规不循。学校虽然有了规定,可是不执行又有什么用处?

有些同学会说,我选择导师时根本不知道导师有多少研究生。的确如此。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学校可以要求每一个导师把自己有几个研究生在相关的网页上公布,便于报考的学生参考。例如我自己,在我们实验室的主页上每一个研究生的名字和联系方法都有,连已经毕业的研究生我们也列出姓名。

古人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以上我们从学生的角度分析了研究生对导师不满的几个问题,现在我们从导师的角度来说明几个问题。我们开头就说这些年学生和导师的沟通不够,我经常看见BBs上面有研究生痛陈导师罪状,却很少看见导师们的回应。可能有几个原因,一是导师都比较忙,上网的时间少,而研究生,据我所知,每天上网的时间却很长;二是作为长辈(其实有些也不是,但是,导师的地位却和长辈差不多),导师不愿意和学生作口舌之争。相互交流比较少或者说没有交流,就会导致不了解,产生矛盾,这样不利于导师和研究生之间的关系,也不利于大家的研究工作。在这里我想说说我自己的一些经历和同事、朋友们和研究生打交道的经历。愉快的经历就不必说了,研究生和导师之间自然是愉快的时候要多,不愉快的时候要少,但却值得说说。

研究生不认真工作,导师自然不喜欢。我们在这里先不说工作的事情,说一些日常生活中的问题。我不喜欢研究生的行为首推利用导师。古人有语“君子可欺其以方”,就是说,你可以利用君子的特点欺骗他。我还是举例说明,有个学生家境不好,导师经常让他做一些小事,以此为由给他一些补助,其实这些事情是完全可以不用他做的。我不想说几年中导师给他发过多少补助,有一天,导师发现他放假竟然坐飞机回家了。还有一个,类似的事情,只是另外一个学生,有一天导师和他正在说话,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导师发现竟然是个很贵的牌子,比导师的要好得多。我有一个朋友在其他学校,有个学生也是家境不好,但是当时录取他的时候,公费的名额已经没有了,如果他要上学,就要缴学费,算是自费的。我那个朋友也是一片好心,给他3年出了3万多学费,结果,这个同学不但有很好的手机,工作也不认真。其实补助学生一些钱还是小事,还有利用导师做其他事情的,我就不一一说了。有些人会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就是相互利用吗?这句话有些道理,可是很多同学忘记了“相互”两个字。当大家走上社会以后就会明自,师生之间的关系是多么重要,导师有时候也需要学生的帮助,但是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导师帮助学生。作为导师,我不指望学生可以为我做什么,但是总觉得被学生利用还是十分不快。这些学生的目光十分短浅,就算你要利用导师,就算导师是个资源,也要长久利用才好,不要掠夺性地使用资源。前面提到的那几个同学,如果以后他还需要导师帮助,你说导师还肯吗?

另外一个我不喜欢的行为就是没有礼貌。老说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哪个国家没有礼仪?先说一件小事,有一次我在走廊里走路,对面过来两个学生,他们旁若无人,我只好侧身让他们先走过。且不说我是老师,就是对任何一个人,你也不能这样走路啊。我实在搞不清楚有些学生为什么感觉那么良好,可能是社会这些年对于考大学过分的渲染,让头脑不清楚的同学飘飘然。曾经有一个其他学校的同学想推荐上北大的研究生,跟我联系,说自己学习如何如何的好,然后告诉我,他什么时候要到北京来,要我在什么时候和他联系。我看了他的信又气又笑,真不明白这个学生怎么就自以为是到这个地步。还有一个学生在一所很不错的大学,也是想推荐到北大来,给我写信说他非常优秀,要我“好好考虑”他的耍求。我经过“好好考虑”,委婉地告诉他我不需要他,没想到这位优秀的同学着急了,告诉我实话说到北大来是他非常希望的,他在年级的排名并不靠前。类似的故事很多,可以编成一本笑话。其实我并不觉得可笑,而是很优虑找们的教育思想和方法。刚才说的只不过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有来求职的也有这样的情况。对于任何一个来申请工作的,我们都十分欢迎,也都十分礼貌地回答任何问题和要求,不管我们最后要不要这个人,最起码人家是因为看得起我们才来申请工作。有一次,一个在美国得到学位的学生到北大申请工作,我们还没有做出决定要不要他,他就写信给我说他什么时候要来北京,要我的秘书给他安排住处,并且负担他在北京当地的费用,连商量的口气都没有(我发现近几年来,都是我们这些国内的穷人负担美国富人在中国访问时在当地的生活费用,也不知道美国的富人是不是也负担中国去的穷人在美国的生活费用,最起码我没有享受过那样的待遇)。我当时十分吃惊,心想在美国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有学会美国人的优点呢?好像不是他来我们这里申请工作,而是我们求他来工作。我想这可能就是这些年国内教育的问题造成的。

还有一个我不喜欢的研究生的缺点是自以为是,遇到问题把责任推给别人。我经常对研究生说一句话:“自以为是和固执己见是做人和作研究的大敌”,并且希望他们记住。世界非常大,丰富多彩,五花八门,我们不可能全部认识。研究工作也是一样,自然界给我们的困惑多不胜数,一个人的思考肯定是不全面的,即使是那些伟大的科学家也难免犯错误。所以就要求人们在处理事情的时候要参考其他人的意见,作研究时要阅读他人的文献,和其他人讨论。我曾经遇见过这样的学生,告诉他应该做什么,哪些地方应该注意,他就是不听,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学生的想法经常会比导师的正确,或者要好,只要学生说服了我,我都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做。固执己见和自以为是者不是这样,当你告诉他什么地方不对时,他仍然不以为然,我行我素。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如果你坚持己见,不想采纳导师的意见,你就要对结果负责任,情况却并非如此。当这个学生的工作不成功以后,他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责任推给别人,不是说别人没有看懂他的工作,就是说导师当时没有说清楚,等等。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是做人的一个基本修养,无论你是做对还是做错都要负责任。鉴于研究生中有这样的问题,前几年我写了“材料物理实验室研究生必读”,其中详细说明了导师和研究生的责任。这个“必读’,只是把学校和学院的有关规定说得简单集中一些而已,因为各种规定很多,大部分研究生都不认真阅读。我要求进实验室的研究生先读一遍,认真考虑是不是同意和遵守这些规定,如果不满意,就不要进人实验室。大家有话说在前面,免得以后麻烦。其实这些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做是想尽量避免那些自以为是的学生进人实验室,使大家都不愉快。

还有的同学即使明明做错了也不能批评,如果导师批评了就好像导师故意为难他。我个人深受卡内基的教导,对人尽量表扬,即使学生做错了也很少批评,可是,有时候忍不住还是要批评的。例如,学生不遵守实验规则,损坏了仪器,我要花几万元去修理,这时候难免怒火上升,批评学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我发现个别的学生仍然连一句真诚的道歉的话都没有。

以上所述研究生的缺点,我毫不怀疑都是成长中的问题,都可以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克服。虽然这些缺点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的,只出现在少数学生身上,但也值得指出。我经常告诉学生,一个人应该做到3114C,什么是3114C?现在我写在这里,供同学们参考。

3RRespect  for  selfRespect  for  othersResponsibility  for  all  your  actions(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4CCreditCooperationContainCompetition〔诚信,合作,包容,竞争)

我毫不怀疑,如果一个人做到了这几点,无论他的事业有没有成就,他都是一个受社会、受周围人群、受家庭成员欢迎的人,他的生活也会比较轻松和潇洒。

以上我对研究生和导师两方面的意见做了简单的归纳,提出了一些解决的办法,目的是希望研究生和导师都可以成为好朋友,至少可以和谐相处,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学校对社会有示范作用,对科学研究也有促进作用。如果有同学老师有不同意见或者其他好的方法,也欢迎讨论和批评。 

作者简介:张酣,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地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